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資訊 > 行業資訊
視力保護:
央企煤電大整合拉開大幕,煤電資源整合進入實操階段
來源:界面新聞 日期:2020-06-08 字號:[ ]

  一場由國資委主導的央企煤電大整合拉開大幕,央企煤電資源區域整合進入實操階段,一家電力央企牽頭負責一省的煤電資產。
  根據國資委5月20日下發的《關于印發中央企業煤電資源區域整合第一批試點首批劃轉企業名單的通知》(下稱《通知》),五大發電集團將就甘肅、陜西、新疆、青海、寧夏五個試點區域48戶煤電企業(或項目)開展劃轉工作。
  煤電資源大整合計劃公布后,支持者認為,這是煤電行業處僵治困的直接有效手段。質疑者則表示,這種干預市場的“計劃”行為,與電力體制改革的目標相左。
  北京能研管理咨詢有限公司技術總監焦敬平對記者指出,站在國有資產保值增值的角度看,“一省一企”的管理模式,利于減少國企之間的無效競爭,同時有利于降低采購和運輸成本,增加上下游競爭力和抗市場風險能力。
  按照上述《通知》,華能集團負責接納甘肅的項目,大唐集團負責山西,華電集團對應新疆,國家電投集團對應青海,國家能源集團對應寧夏。
  一位不愿具名的大唐集團員工對記者表示,近年來煤電行業盈利不理想,其整體上較支持西北五省的煤電整合政策。
  在上述大唐員工看來,這并不是簡單粗暴的資產分配,劃轉存在一定的合理性。
  “華能集團在甘肅擁有煤礦,且在科研技術、管理等方面具備優勢,接手老舊機組會后可能會進行技改,拓寬盈利面。”他說道,國家電投集團本已在青海布局了相當量的光伏和水電,整合兩個火電廠可以在調度調峰方面更加自如。
  此外,國家能源集團具備煤電聯營的優勢,其在寧夏區域內擁有厚實的煤炭基礎,利于降本。
  焦敬平進一步分析稱,寧夏煤電受新能源擠壓并不明顯,主要是當地煤制油發展造成區域內煤炭供給緊張,導致采購成本增加,合并至國家能源集團后,將增加電廠的煤炭議價能力,降低采購成本。
  焦敬平還表示,新疆地區,除北疆的特高壓配套煤電項目因利用小時數有保證擁有較好經濟效益外,其他項目都經營不佳,合并有望改善這一局面。
  但國資委直接劃撥煤電資產的做法,將直接加強某一企業在單一省份的話語權與議價權。
  這是否違背了新一輪電力體制改革的初衷,破壞已取得的電改成果?
  2015年,中國開啟新一輪電力體制改革,實現路徑以“管住中間、放開兩頭”為核心,即加強監管具有自然壟斷屬性的輸配電網環節,在發電側和售電側實行市場開放準入,引入競爭,放開用戶選擇權,形成多買多賣的市場格局。
  “電力過剩、需求下行,國企抱團會提高議價權形成壟斷。這動搖了電改的基石。”清華大學能源互聯網智庫中心主任夏清對記者表示。
  他認為,目前全國煤電行業觸及市場壟斷警戒線的已高達16個省,整合將加劇這一態勢。
  也有多位業內人士對記者表示,整體看,煤電資源整合這種逆市場化行為本身的影響,比其對電改產生的實際影響更大。
  上述人士認為,西北地區煤電裝機盤子并不大,整合后對市場格局的影響非常微弱。
  按照國資委的總體規劃,本次西北五省為首批試點,未來可能在東北、西南等區域繼續實行,進行整合的企業范圍也可能從五大發電集團擴至其他涉及煤電業務的央企。
  夏清表示,煤電虧損意味著對未來市場空間的預測不足,不能盲目擴大投資,而應提高效率。合理有效的解決辦法,應為完善電力市場機制,建立電力容量市場。
  焦敬平也指出,若站在市場化的角度看,部分煤電項目經營困難,可以實行破產,或者讓火電調峰調頻參與輔助服務,給予容量電價補償。
  中國新能源電力投融資聯盟秘書長彭澎對記者表示,虧損煤電資產集中在西北等地的一個重要原因是,這些地區在建設端沒有考慮到市場需求。
  她認為,從改革角度說,整合后各省內形成明顯的煤電壟斷,這是一大問題,需要通過電改來逐步調整,并優化電源的布局。
  “若不調整,在物理過剩的情況下,即使是一省一企整合了資產,也不能解決虧損的問題。”彭澎說,通過市場引導來優化電源布局,這是個痛苦的出清過程,整合只會延緩這個過程,但無法阻止。
  2016年以來,受煤價快速上漲、煤電產能過剩、新能源擠壓空間、市場競價加劇等因素疊加影響,煤電企業生產經營陷入嚴重困難,并迎來破產潮。
  以五大發電集團為例,截至2018年底,五大集團所屬燃煤電廠共474戶,裝機容量5.2億千瓦,資產總額1.5萬億元,負債總額1.1萬億元,平均資產負債率73.1%。
  其中,虧損企業共257戶,占比達54.2%,累計虧損額379.6億元,平均資產負債率88.6%。
  分區域看,發電央企的煤電資產主要分布在全國30個省份。2018年,15個省份的央企煤電業務整體虧損,主要集中在東北、西南、西北等地區;另15個省份的煤電業務整體盈利,主要集中在華東、華北、華南等地區。
  在此背景下,國資委于去年底下發《中央企業煤電資源區域整合試點方案》(下稱《方案》),將甘肅、陜西、新疆、青海、寧夏五個煤電產能過剩、煤電企業連續虧損的區域,納入首批中央企業煤電資源區域整合試點。
  這些西北地區可再生資源豐富,近幾年得以迅速發展,省內發電裝機容量大幅提高,但受限于本地消納能力,需要依靠電網線路外送。隨著可再生能源規模的提高及成本下降,與當地煤電項目的矛盾日漸突出。
  《方案》稱,煤電資源區域整合,是為了通過區域整合優化資源配置、淘汰落后產能、減少同質化競爭、緩解經營困難,促進健康可持續發展。
  本輪資源整合試點自2019年開始啟動,試點時間三年左右。目標是到2021年末,力爭試點區域煤電產能壓降四分之一至三分之一,平均設備利用小時明顯上升,整體減虧超過50%,資產負債率明顯下降。
  根據國資委下發的上述《通知》,首次劃轉標的裝機量共3262.9萬千瓦。從劃入的數量及裝機看,中國華能集團有限公司(下稱華能集團)將接納最多。
  5月底,華能集團董事長舒印彪,總經理鄧建玲會見甘肅省省長唐仁健,雙方就加快推動隴東能源基地開發建設、穩步做好甘肅煤電資源整合工作等交換了意見。
  這表明,華能集團已開始響應國資委下發的首批央企煤電資源劃轉要求。



打印】 【糾錯】 【關閉

   
微信有什么能赚钱的方法 好运快三免费计划 贵州快3基本走势图 同花顺手机炒股软件塞班 云南十一选五历史开奖 正规的快乐10分能挣钱吗 电影急速赛车手 1上证指数 内蒙古福彩快三玩法 江苏十一选五中奖对照表 黑金快乐8备用网址 十大彩票正规平台 私募基金配资是什么 玩湖南快乐十分有什么好方法 十大赌博官方网站平台 青海11选五任选走势图 辽宁快乐12数据遗漏一定牛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