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資訊 > 文化園地 > 風采
視力保護:
集中隔離點的戰“疫”日志
來源:葛洲壩集團 作者:趙壟 日期:2020-02-26 字號:[ ]
  在平湖大酒店集中醫學觀察點,面對住在酒店的160余名被隔離人員,還是預備黨員的他,挺身而出,扛起護佑生命的重擔,為他人送來溫暖安寧。
                                                                                           ——題記
  “我走了,你們早點休息。”出門前,我對家人說。
  這是2月1日夜晚,宜昌“封城”第8天。和上一次出門相比,我感覺到,整個城市仿佛靜止了,沒有往來的車輛,沒有開張的商鋪,寥寥無幾的行人,庚子鼠年的春節,在這樣氛圍下悄然過去了。
  我叫周越,今年35歲,是中國能建葛洲壩集團文旅公司所屬葛洲壩賓館的餐飲部主管,今年是我在賓館工作的第11個年頭。今天出門的任務,是和同事們完成文旅公司家屬樓和辦公樓的封閉工作。
  晚上11點,包括我在內,全副武裝的突擊隊員們到了集合點。沒有往日的寒暄,沒有過年的問候,相互點下頭,安靜而默契。
  2月2日上午,我與同事們告別后,匆匆回到家中。我把鞋子放在門外,口罩折疊好,扔進垃圾桶,脫掉衣服放進洗衣機,迅速進浴室洗澡。我想,安全是最重要的。
  4歲半的女兒彤彤望著我。
  “爸爸,你怎么天亮了才回來呀?不是說要陪我玩白雪公主拼圖嗎?”我抱起女兒,心中暗暗告訴自己,一定要保持好自己,保護好家人。
  2月3日,正在賓館忙碌,我接到電話。“情況緊急,現在需要調你去平湖大酒店集中醫學觀察點做后勤保障工作,請迅速前去報到。”葛洲壩賓館黨支部書記李萍在電話里說道。
  我心里“咯噔”一下,集中醫學觀察點這幾個字,我并不陌生,去平湖報到,意味著這段時間我不能和家人近距離接觸了。但是,疫情就是命令,我沒有退縮的理由。
  當天19時,我走進平湖大酒店,看著周圍一箱箱防護物資和穿著隔離服的工作人員,心里多少有些擔心。先期到達的醫護人員為我們作了專業培訓,主要是防護服的使用。
  我決定給老婆打個電話,告訴她,被調至平湖大酒店集中醫學觀察點工作這件事,不過工作內容我沒有多說。“你可不可以不要去,為什么偏偏選你,彤彤還這么小。”妻子魏芳在電話里央求。“不行的,老婆,這是組織的安排,也是組織的信任,我是黨員,越是艱險的時刻,越應該頂上去。我馬上回家取些衣物,你用行李箱裝好后,放在門口吧。”我安慰妻子。
  回到家門口,我感覺到有人在看著我。我對著門口說:“我走了,你們在家照顧好自己,彤彤,爸爸出差回來,就給你帶禮物哦。”我不忍再看向門的那頭,拉著箱子,轉身離開。
  2月4日,今天是我在平湖大酒店集中醫學觀察點正式上崗的第一天。早上7時30分,在醫護人員的指導下,我穿上了用黑色記號筆寫著“周越,加油”字樣的防護服。由于透氣性不好,穿上后感覺呼吸不暢,胸悶,護目鏡上淡淡的霧氣,影響視線。閉上眼睛,深吸一口氣,迅速進行自我調整,推著送餐車緩緩走進了電梯。
  來到樓層,當我敲開第一扇門的時候,一個看起來只有五六歲的小女孩,睜著大眼睛望著我。“叔叔,你是來給我們送早飯的嗎,我們什么時候可以出去呀?”看著小女孩甜甜的笑容,我仿佛看見了自己的女兒彤彤。這么可愛的小女孩,此刻應該穿著漂亮的衣服和父母開心地在公園玩耍,卻因為這個該死的病毒,被送到這里!我低下頭,對小女孩說:“小寶貝,不要怕,這里的叔叔阿姨每天都會陪著你,很快你就可以和爸爸媽媽出去了哦。”轉身走向下一個房間的時候,我不自覺地握了握拳頭。
  送餐,收拾垃圾,送暖手袋、被子、棉拖鞋,是我每天固定的功課。有的老年人獨自居住在房內,不會使用電視,我得去幫忙解決;有的青少年正在長身體,我去聯系餐食加量……防護服換了一件又一件,不變的是,始終寫著“周越,加油”的字樣。這是自我鼓勵,更是全中國人的心聲。

  后記:
  自2月3日起,周越通過電話、視頻每天與家人聯系,讓家人慢慢轉變了態度,并請周越代他們向仍然戰斗在防疫一線的同事們送去問候。在這段特殊時期,有很多人都覺得宅在家里非常無聊,殊不知,有很多像周越這樣的人,有家卻不能回去。只愿病魔在春天的氣息下,快點消融,待到春暖花開時,你我能在街道上、廣場上,在任何想去的地方,共同慶祝戰“疫”勝利。



打印】 【糾錯】 【關閉

   
微信有什么能赚钱的方法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